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老乌龟和婊子

2021-10-13 17:02:02

这是听我姥姥讲的一个鬼故事,故事的内容带着许多苦楚,但也掺杂着许多无奈和滑稽。据说姥姥说,这是一个真实故事,不过姥姥已经仙逝了五年,故事的真假似乎已不重要。好了,故事正式开始。

大概是民国晚期,王家村有一个人,叫王清远,非常勤劳。二十岁那年,娶了邻村的姑娘为妻,妻子很善良。丈夫勤劳,妻子善良,这样的组合真乃天地之合,一家人过得十分幸福。婚后两年,妻子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一家人甭提有多高兴了。

日子过得很快,一眨眼,儿子已经两岁。一天,天气很好,王清远到山上耕地,妻子在家做些家务。王清远家门前有一棵马桑树,树干弯而粗,小伙伴们常常爬到树上玩耍,因为树干离地面很近,也就三十厘米左右,即便有小孩子从上面摔下来,顶多是点皮外伤,不碍大事。这一天,趁大人不注意,两岁的儿子爬上马桑树去捉小虫子。妻子正在家里忙活,突然听到一声闷响,急忙跑出来一看,儿子摔倒在马桑树下,跑过去一看,已经断了气。

妻子抱着儿子哭成个泪人,隔壁邻居听到哭声,急忙跑过来看究竟,一打听孩子是怎么死的,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一个好心的邻居怕王清远回家,知道儿子死了,会暴打妻子,就先到山上,找到王清远,并说道:“孩子死了,你的妻子一定也很难过,你千万不要再怪罪她。”

王清远擦了擦眼泪,说道:“儿子都已经死了,责怪又起什么作用呢?再说,儿子死得那么离奇,定是老天爷要收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非常的悲伤。回到家里,王清远泪流满面,把儿子搂在怀里,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他想知道儿子伤在那里,就扒着衣服找了起来,尽然没有找到任何伤口,就连清淤的地方也没找到半点。王清远觉得莫名其妙,没有一点伤的死了。

第二天,夫妻两怀着巨大的悲痛,把孩子抱到山上,挖了一座小坟埋了。

过了两年,妻子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夫妻俩高兴得不得了,睡在梦里都会笑醒。转眼间,儿子又两岁了,一天,夫妻俩正在屋里吃饭,忽然听到一声闷响,急忙跑出来一看,第二个孩子又从马桑树上摔了下来,跑过去一看,又死了。夫妻俩非常悲痛,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即使再悲痛,也只能强打精神,把孩子抱到上山,就埋在第一个孩子的身边。把第二个孩子埋掉,夫妻俩哭着说道:“大宝、二宝,你们在一起就不会孤单寂寞了……”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心中的凄苦悲凉,恐怕只有他(她)们夫妻俩知道了。

一天,王清远在家门口喝茶,一抬头就看见那棵马桑树,想到两个孩子都是从树上摔下来死的,悲从中起,怒火烧心,提着斧头,就把马桑树砍了。说来也奇怪,那棵被砍的马桑树竟然溢出一些液体,就像淡血水那样。村里的人听了这件事,都觉得王清远之所养不活孩子,定是那马桑树成了精,在其中作梗。马桑树被砍了,之后就万事大吉了。对此,王清远一家也深信不疑。

过了一年,妻子又怀了孕,又生了个大胖小子。这一次,夫妻俩可不敢大意,急忙跑到寺庙里,请道长写了一道长命符,折成三角形,用布袋装起来,给儿子戴上。一转眼,孩子就三岁了。一天,孩子坐在屋檐下玩过家家,一阵猛风吹过,掉下来一片瓦当,正好砸在孩子的头上,孩子只哭了一声,就没了动静。正在家喝茶水的王清远却听到哭声,急忙跑出来一看,孩子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抱起孩子,急忙去找郎中。郎中一看,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孩子已经死了!”

夫妻两抱头痛哭一番,却也无可奈何,硬着头皮把孩子抱上山,与前两个孩子埋在一起。看来,孩子连连死去,跟马桑树没有半点关系。后来,热心的人对王清远说:“接连三个孩子都养不活,可能跟你们家的风水有关。”

王清远夫妇倾其所有,重新搬了新家。一年后,妻子又怀了孕,又生了一个大胖宝宝,夫妻俩见到白白胖胖的儿子,别提有多高兴了。前几个孩子的夭折使夫妻俩产生了阴影,对待这个大胖儿子,是夜不离身,昼不离眼。就这样,在夫妻百般照顾之下,孩子长得很壮,也很快。

转眼间,孩子又到了三岁。鉴于前三个孩子之死,夫妻俩更是加倍小心,床上、窗子上、门上都写了许多符咒粘贴上,以保万无一失。有一天,一家人在院子里磨豆腐,正要烧火煮豆浆的时候,一个身着青衣道士来到门前,说道:“我口很渴,能给我一些水喝吗?”

王清远说道:“赶快进屋,要喝多少都有。”

道士说道:“不进屋了,你就打一瓢给我解解渴,我还要赶路呢。”

王清远跑回屋子,满满打来一瓢水,递给道士。道士接过水,咕咚咕咚喝了精光后,看着正在玩耍的孩子,说道:“你家这个大胖儿子恐怕难养活,除非……”

道士欲言又止。王清远也不生气,急忙问道:“道长可有保我儿命的法子,要是能保住我儿,就算做牛做马也要报答道长的恩情。”

道士说道:“我也不拐弯抹角,要想保住你的孩子,必须项戴百家锁,方可长命百岁。事不宜迟,你赶快去铁匠铺打造百家锁吧!”

王清远跪在地上咚咚磕了几个响头,就跑到镇上去打百家锁去了。道士也没耽搁,告了辞也就走。

太阳落山的时候,百家锁打好了,王清远急忙往家赶,回来的路要经过前三个孩子的坟地。走到三个孩子的坟地时,天已经黑了,王清远低着头只顾赶路,也没去注意孩子的坟地。忽然,一阵孩子谈话的声音从坟头那边传来,仔细一听,竟然是自家孩子的声音。王清远悄悄走过去,躲在草丛中,偷偷一看,讲话的那些小孩,全是家死掉的孩子,只是多了一个,仔细一看,多出来的那个竟然是在家的那个孩子。只听大儿子问道:“四弟,你为何这么快就来找我们了,你不是还有两个月的阳寿吗?”

只听第四个儿子说道:“今天,一个臭道士说破了天机,让‘老乌龟\\’去打百家锁,要把我锁住,不让我来找三个哥哥。”

第二个儿子问道:“四弟,那你怎来的?”

第四个儿子说道:“当时,家中的‘婊子\\’正在煮豆浆,趁‘婊子\\’不注意,我跳进滚烫的豆浆里,活活被煮死,然后我就来找你们了。”

听了这话,四个儿子竟然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王清远听了四个孩子的对话,差点没被气死。正在这时,一群人从远处走来。四个孩子听到声音,说道:“有人来了,赶快到坟里去。”说完,钻进坟里不见了。

王清远回过神来,站起身,就像被霜打了似的,越想越生气,干脆把百家锁丢了。刚到家门口,就看见妻子正抱着被煮死的儿子痛声大哭,王清远对妻子说道:“孩子们都不喜欢咱家,还骂我们是‘老乌龟\\’和婊子,我们又何必那样伤心痛哭?”

王清远把回来时遇到的奇怪经历讲了一遍。妻子听后,擦干眼泪,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谈谈自身一点感悟:父母把孩子当成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飞了,到处细心呵护。可是呢,死去的孩子不但不感恩,甚至还骂父母是“老乌龟”和“婊子”!其中有心酸,有苦楚,也有无奈,甚至有些好笑的味道在里面。其实,我们人的一生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提香草堂二手房 https://m.c21.com.cn/bj/xiaoqu/d_fangshan-doudian/pg1
  • 我的三个女朋友
    ? ? ? ?认识这三个女人是在一个夏季。酉翎、谭芳、曾怡三个很好听的名字。   那时的...
    我的三个女朋友
  • 一张流泪的讨债单
      一位朋友在一家外企做会计。公司的贸易业务很忙,节奏也很紧张,往往是上午对方的...
    一张流泪的讨债单
  • 女鬼小漫
    “听说乔家阿姨疯了。” “可不是嘛,据说是死不瞑目,回来报仇的。”这事还要从乔先生...
    女鬼小漫
  • 奇人老郜
    我居住的院子里有个邻居叫老郜,今年70岁了。老郜患了老年痴呆症,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奇人老郜
忆笙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