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月光神影

2021-10-12 16:45:05

这天,詹小三在家门口又对母亲拳脚相加,正巧有个卖货郎路过,他摇摇头说:“俗话说‘百善孝为先\\’,你这样做,当心遭天谴啊!”

詹小三一听,怒喝道:“哪儿来的家伙?敢管我的闲事,看我不教训教训你!”说着,冲上来就想动手。

卖货郎见状却并不躲闪,反而指了指旁边马厩里的马说:“这样吧,你如果能够骑着马赶上我,我就把这一大批的新布匹送给你,怎么样?”

詹小三看着卖货郎瘦弱的身子,狂笑起来:“哈哈哈,你这个狂妄之徒,好,你马上给我跑,看我能不能追上你!”那卖货郎一听,挑着货物,拔腿就跑,詹小三骑马就追。可奇怪的是,卖货郎跑得还真快,两条腿像生了风一般,任凭詹小三骑着马,却怎么也追不上。

就这样,他们一个跑,一个追,渐渐地,天都黑了。詹小三这才发现,他来到了一个陌生而奇怪的村庄。这个村子在一个斜斜的山坡下面,村子里的每间房子,都只有一扇木门和一个天窗。村子里的人,看起来倒十分和蔼可亲。

詹小三在村子里转了好久,也没看到那个卖货郎,只好向村里的一个老人请求暂住一晚。老人爽快地答应了,还神秘兮兮地告诉詹小三,如果第二天詹小三离开村子时,能够得到村民的赞美,那么他将得到村民赠送的百两黄金。

詹小三一听,乐坏了: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吗?

老人把詹小三带到了一间幽暗的房子里,那房子也只有一扇小小的木门和一个大大的天窗。皎洁的月色透过天窗照进屋子,屋子里亮如白昼。詹小三感到十分奇怪,但因为白天追赶卖货郎太累了,他一躺上木床,就打起呼噜来。

半夜时分,詹小三突然看到自己的母亲,慢慢地从天窗上飘下来,颤巍巍地来到他床前,伸出惨白的手,哀求道:“孩子,我已经三天没吃过饭了,给我一些钱吧。”詹小三狠狠地推了母亲一下,母亲惨叫一声,冲着木门的方向飘去了。詹小三吓得惊醒了,骂了一句,又倒下去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詹小三起床后想去找昨晚的那个老人。可没等他开门,老人就一把推开了木门,冷冷地说:“你可以走了!”

詹小三忐忑不安地走出房子,来到了马棚,想牵走自己的马,可他发现,马棚旁边站着好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这些汉子一改昨天和蔼可亲的样子,个个满脸凶相:“你这个不孝子,今天,不把你的衣服脱下来,你就不能离开这里!”詹小三一听,吓了一跳,连连狡辩:“各位大哥,我可是一个孝顺母亲的大好人啊,你们别误会了……”

没等他说完,那几个汉子已经围上来,一把拧住詹小三,把他的上衣扒了个精光。詹小三只好光着身子,牵着马,打着冷战往村口走。这时,突然又一窝蜂地冲上来一群妇女,她们一边骂,一边把又烂又臭的野菜往詹小三身上扔,扔得他跪地求饶,这才愤愤地离开了。

詹小三浑身脏臭,又惊又怕,他赶紧骑上马,往村口奔去。刚到村口,他就看到昨天的那个卖货郎,正悠闲地坐在一棵大树底下闭目养神呢。

詹小三一下就来气了,他冲上前,一把抓住卖货郎,大声骂道:“你这个该死的卖货郎,把我引到这个鬼地方。你看看,我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卖货郎推开詹小三的手,似笑非笑地说:“这事可不怪我,本来你是可以得到百两黄金的。可你不孝顺自己的母亲,被这里的人知道了。”

詹小三怒道:“你胡说!我做的事,这里的人怎么会知道?”

卖货郎叹了口气,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唉,你做的事,天都知道啊。”

詹小三不想再跟卖货郎纠缠,他抓起卖货郎担子里的一匹布,围在身上,然后骑上马想立刻离开这里。谁知他骑着马跑了半天,也跑不出这个奇怪的村子。没办法,他只好又回来央求卖货郎带他出村。

卖货郎笑着说:“要我带你出村不难,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詹小三连连点头。

卖货郎指了指自己的货担,说:“第一,你回家后,必须孝顺你的母亲;第二,你出村后,三天之内,必须把我货担里的布料卖光。否则,你必遭报应。”

詹小三看了一眼货担里的几匹布料,乐了,他心想:就这几匹布,我还卖不完?于是跟在卖货郎后面,出了这个神秘的村子。

在回家的路上,詹小三一心想着把布匹卖掉,赚些酒钱。可没想到,他每次刚卖掉一些布匹,货担里的布匹就会自动变满,好像永远都卖不光。而且,他的一只手也突然肿了起来,卖掉的布越多,肿得越厉害。詹小三吓得浑身哆嗦,不知所措。

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妇女走过来,问詹小三这布匹怎么卖。詹小三没好气地回答:“你随便拿吧,不要钱。”那妇女拿了一匹布,就走了。

詹小三低头看了看货担,惊奇地发现里面的布匹少了下去,他顿时明白了什么。于是,一路上,他把布匹全都送给了穷人。很快,货担就空了,而他的手也没有继续肿大。

终于,詹小三回到了家。母亲一见到詹小三,就焦急地问道:“孩子,这两天你去了哪里?可把娘急坏了啊。”

詹小三望着母亲衣衫褴褛的样子,想起母亲多年来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又想到卖货郎临别时告诫他的话,不禁又悔又怕。他“扑通”跪了下来:“娘,以前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孝,日后,我一定会好好孝顺你的。”说完,他抱着母亲号啕大哭。从此以后,詹小三像变了个人似的,对母亲百般孝顺,他的手也渐渐消肿了。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突然有一天,母亲得了一种怪病,浑身无力,瘙痒无比。这下,可把詹小三急坏了,他四处寻医问药,却始终无法治好母亲的病。

这天,詹小三出门替母亲找药,没想到又碰到了那个卖货郎,卖货郎笑着说:“大兄弟,你愿不愿意再到我们村里做客?”

詹小三摇了摇头,叹气道:“货郎大哥,我现在已经彻底悔悟了。你交给我的布匹,我也全卖光了。但你那村子,我是不敢去了!再说,我还要赶着给我母亲找药呢。”

卖货郎神秘地笑笑说:“你母亲的病,只有我们村中的月光藤可以治愈。”

詹小三一听,大喜过望,恳求卖货郎赶紧带他去,卖货郎答应了。

天黑时,詹小三跟着卖货郎,再次来到了那个神秘的村子。同样,他还是被那个老人安排在那间房子里。可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突然,他听到房门外有轻微的说话声,就爬起来好奇地从门缝里往外瞧。

这一瞧,可把詹小三惊得目瞪口呆:在斜斜的山坡上,竟然有他的身影。他正跪在母亲的面前,端茶递给母亲。那奇怪的山坡上,不断映射着詹小三孝敬母亲的情景。

第二天一早,詹小三走出屋子,发现那些村民变得和蔼可亲,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锭黄金,硬塞给了詹小三,笑吟吟地说:“你孝顺母亲的事,月光都知道,来,这些黄金你收下吧,回家后,你要继续孝顺你的母亲!”

詹小三使劲点着头,拿着村民送的百两黄金,来到了村口。

村口依然站着那个神秘的卖货郎,他递过一根银白色的藤蔓,笑着说:“大兄弟,这就是月光藤,它可以治好你母亲的病,你一路走好啊!”詹小三点头致谢,跟在卖货郎后面,出了村子。

这时,卖货郎停下了脚步,说:“大兄弟,我们就此告别吧。其实,这里是天界,这个村叫月光村。人间的有缘人,如果无意间到了这里,他先前做过的事,就会被月光映照在斜月山上。如果做了恶事,他就会遭到村里人的惩罚;如果做了善事,他就会受到村里人的尊敬。”

听了卖货郎的话,詹小三吃惊不已。回家后,他把月光藤熬成了汤,让母亲喝下去,母亲的病果然好了。


崇信二手房 https://m.c21.com.cn/sh/ershoufang/2427591.html
  • 我的三个女朋友
    ? ? ? ?认识这三个女人是在一个夏季。酉翎、谭芳、曾怡三个很好听的名字。   那时的...
    我的三个女朋友
  • 一张流泪的讨债单
      一位朋友在一家外企做会计。公司的贸易业务很忙,节奏也很紧张,往往是上午对方的...
    一张流泪的讨债单
  • 女鬼小漫
    “听说乔家阿姨疯了。” “可不是嘛,据说是死不瞑目,回来报仇的。”这事还要从乔先生...
    女鬼小漫
  • 奇人老郜
    我居住的院子里有个邻居叫老郜,今年70岁了。老郜患了老年痴呆症,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奇人老郜
忆笙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