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五年,五天

2021-10-12 16:42:21

  故事的开头是那么的简单而又平凡。   他叫鑫,是一个瘦瘦的,小小的男生,并没有其他男主角那样迷人的相貌。她叫静,是一个瘦瘦的高高的女生。他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同一个学校,那时,他读五年级,她在四年级。   家庭的位置使他和她不可避免的相遇,但那时,他们却是远近闻名的冤家。别看他瘦小,却挡不住骨子里的那种狂野,他给他起外号叫小静,经常和她开那种自认为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她呢,虽然叫静,可也不是一般的疯,她反击他,向他挑衅,也同样给他取名为小鑫,从喊出来时的语气能看出对他是多么的藐视。   每天放学,鑫总会领着那些所谓的小弟,跟在静的后面,就是要找到她出丑的地方大肆宣传,来显示自己的威风,而静也在谨慎地走着,努力不让他找到一丝机会,甚至不时送上鄙视的目光,鄙视的话语,正对应极了鑫说他的话:“小屁孩,你就得意吧!”   静爱玩滑板,鑫便死死地要买滑板,他要玩,也要玩好,他要让静知道,他一定会比静厉害,一定会比她强。刚买完。他便拿出来显摆,在她的视线正前方,他学着静的样子,站在滑板上,脚使劲蹬,结果却没有向他想象的那样踩着风火轮般自在翱翔,反而重重的摔在地上,在静的笑声中,他吃力的站起来,完全没有刚开始时的傲慢他知道,自己输了,因为在静的面前出丑了,他愤怒的踢了滑板一脚:“小屁孩,你就得意吧!什么破玩意,玩这种东西的都是蠢货。”说完这句,他的心情好像平静了许多,拖着滑板走了。   静也喜欢玩网球,经常独自到广场练习,鑫也总会等到球滚到自己脚下捡起,使劲扔到远方,或者拿着球,在她面前跑来跑去,像疯子一般,两人不停地追击,不停地咒骂……   ……   突然有一天,鑫沉默了。   静的世界里安静了,少了一份吵闹,少了一份放肆的大笑。可她似乎习惯了以前的吵闹,她开始害怕了,也觉得生活不再完整,为什么这样想,她也莫名其妙……   虽然,鑫狂野,甚至有些无法无天,可他的成绩却是那么的出众,尤其是写文章,更是妙笔生花。老师们经常将他的文章当做范文,静的老师也是,而她,也是从鑫的文章中知道鑫的才华,也知道鑫仍然在上学,可为什么看不到他的身影呢?   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静落寞了,终于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孤独,那个讨厌的苍蝇呢?她想。   几天后,静如往常般来到广场,却如同前几天一样,不见他的身影,那个孩子王哪去了?她叹口气,为什么会这样担心他呢?静摇摇头,把某种想法从脑海中摇出去。   魂不守舍的,她来到了鑫的楼下,然而,楼对面墙下的那个身影使她一惊,快步走上前,呆呆的望着,这不是鑫还是谁?鑫感觉到了目光,慢慢抬起头,毫无血色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原本瘦弱的身体更加单薄,面对静,他自嘲的笑了,“看什么看,我输了,不仅输给了你,还输没了一切……”   静知道,鑫的家发生了变故,她叹口气,在鑫诧异的目光下,蹲到了他的身旁,第一次用温柔的语气对他说……   就这样,仿佛阴差阳错的,也仿佛顺理成章的,这对冤家成了朋友,最亲密的普通朋友。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鑫想……   那天,静病了,整整一星期没来上课,那次,鑫慌了,仿佛生命中少了最重要的东西。他找静,问静的朋友,问静的同学,而每次都会无功而返。他恍恍惚惚的回教室,恍恍惚惚的上课,恍恍惚惚的放学,恍恍惚惚的回家,恍恍惚惚的继续寻找。他又瘦了。   那天,静回来了,鑫惊喜地去找她,而她,只是摆摆手说声没事,便和朋友跑开了。鑫愣住了,也心痛了,直到那时,他才知道静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也许……   鑫自嘲的笑了,眼眶中亮闪闪的,也许,自己只是自作多情罢了。   那天,下雪,鑫和静和他们的朋友去玩,那些人打算去鑫所谓的仇人那里。   鑫反对,要独自回家,静看了看,向朋友们打声招呼,跟在鑫后面走了,鑫的心里暖暖的,有种无法言语的感动,在路上,他们聊了好久,仿佛热恋中的情侣……   路过已结冰的水塘,静停了下来,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要玩滑冰。面对眼前的人儿,鑫脸渐渐的红了,他让静蹲下,自己站在静的前面,静抓住了他的衣服,他便向驮马一样,拉着静在冰面奔驰。那一刻,时间好像静止,那一段画面成为永恒。   “这样很幸福。”鑫想,他知道,自己喜欢上静了,无可救药地喜欢……   新年到了,鑫特意买了信纸,买了那些女生们都喜欢的可爱贴纸,也买了自己认为别具匠心的礼物。不一会,那彩色信纸便写满了清秀的自己,还用贴纸仔细地装饰了一遍,小心地装入信封“静一定会喜欢的。”鑫想。他期待着,期待明天的到来,期待把这礼物亲手送给静――那个自己喜欢的女孩。   第二天,鑫来到静的楼下,庄严地把那个鼓鼓的信封交给她。那严肃的模样把静逗乐了,同时帅帅地甩给鑫一张贺卡和一个小小的小小的塑料玩具之后便回去了。鑫看了看贺卡,是美少女的,后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我把你当女孩了!”又看了看那个玩具,居然还断了一只角,鑫笑了笑,无奈地摇摇头,小心的放进口袋,心里狠狠的嘲笑了自己一遍:懦弱,那几个字真的那么难说吗?   ……   冬,也往往给人以凄凉。   深冬到了。   “我要走了,回老家了。”静说   鑫愣了,呆呆的摇摇头,流泪了,就是那么简单,因为他麻木了,这是一种精神的麻木。“什么时候?”哽咽的声音飘出,“后天。”“真的要走吗?有机会留下吗?”静叹口气,无奈的摇摇头,“都走了吗?都要走了!都离开我吗?”鑫大吼。语气中藏着说不清的哀伤与无奈,还有些许的怒火,他跑开了,第一次头也不回的跑开了,硕大的广场上只留下静,独自抽泣……   鑫走在路上,看着静家紧闭的窗子,头脑一阵恍惚,,他甩甩发昏的脑袋,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不会骗我的,他也不会想离开我,她是被逼无奈的,还有两天,一定要快乐。”他想,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先天的优秀头脑使他有着和自己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的心。他习惯的摇摇头,他在感叹,感叹命运的不公,也感叹自己的渺小,他没有再哭,他知道,哭没用,他有了个决定……   第二天,鑫早早的起了床,想了想昨天思考过无数遍的话,:“静,我喜欢你,这句话是很久以前就想说的,可我一直没有勇气……快走了,没什么礼物送给你,这个宠物机里有我最爱的宠物,送给你,希望它能陪着你,就像我陪着你……”   鑫拿起电话,拨出号码,片刻听到帅帅的一声,“喂……”“额.静。快走了,没什么礼物送给你,这个宠物机里有我最爱的宠物,送给你,希望它能陪着你,就像我陪着你……”“呵呵!谢谢,那个,你能出来一下吗?老地方见……”挂了电话,鑫摇摇头,又在嘲笑自己:怂,连句话也说不出口,他走出家,去了那个所谓的老地方。   这一天,格外温馨,没有吵,没有闹,他们刻意没有提静走的事,只想留下无限美好。   第三天,静走了,鑫没有去,他坐在阳台上,望着远方,的山一颗颗泪滴顺着眼眶流下,他哭了,静静的……他不敢去,他怕面对静,他还是那么懦弱。对于静的老家,鑫只知道,河北,承德……   ……   鑫病了,重重的倒下了,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为什么。   鑫的生活里总是以突然为伴。   突然,鑫的病好了,又回到了那个神采奕奕的他,但是,的课余生活不再是带领一干朋友到处闯祸,而是在寻找,仔细地寻找。   第一年,鑫上六年级,也找到了静的所有朋友,问了那些人同样的问题:“知道静的联系方式吗?”也得到同样的回答:“不知道。”他没有放弃。   第二年,他上初一,他整日泡在网吧,习惯地打开QQ,习惯地搜索网名叫静的女孩,习惯地加为好友,习惯地问:你认识小鑫吗?习惯地得到答案:不认识。   第三年,他上初二,仿佛老天在跟他开玩笑,也仿佛连老天都在耍他。那天,他在看动漫世界,结尾的获奖名单上赫然写着“静河北承德”,鑫僵住了,往事如电影般映入眼帘,在确认没看错后,他马上奔到网吧,在动漫世界的留言板上留言,想要知道静的联系方式,却都以隐私而被拒绝。   第四年,鑫上初三,也许是沉重的课业负担使他对静的寻找淡然了,也许是他自己放弃了吧,只是偶尔,出现在他梦中的身影,以及那熟悉的紧闭着窗户的阳台,会不时的刺痛他,“静,过的怎么样,还好吗?”   第五年,他上高一,开学不久,他便认识了丫头,丫头有着一头长发,同样也是瘦瘦的,她没有漂亮的外表,没有温柔的脾气,但鑫却说:“我就爱!”   五年了!对于鑫,五年前的那个静已经走过了很远了。“忘了她吧那只是回忆。”鑫没有对丫头说起静的事。时间还在走着,鑫和丫头,也像平常情侣那样甜甜蜜蜜,吵架,分手,重归于好,一起吃饭,一起玩,一起逛。日子虽平常却也不失激情。   当鑫认为那个自己才知道的秘密将会永远保存下去的时候,突然……   那天,鑫在电脑前上网,打开搜搜,输入自己的名字,81个鑫豁然出现在屏幕上。一瞬间,他的身体一震,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他颤抖着,惊惧着,慢慢地敲下:“静承德。”那张照片映入眼帘。鑫是那么清楚的记得,只是此时的静,又让鑫有着些许的陌生她少了五年前的稚气与清纯,多了些成熟与妩媚,鑫呆住了,看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静,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鑫鬼使神差般的加了她为好友。   “你认识一个较小鑫的人吗?密云的。”“难道你是……”“我是鑫,静,我是鑫,我找了你五年。”……往事在一次涌入鑫的脑海,那笑脸,那帅气。那纯真,那断了角的玩具,那句我把你当女孩了。鑫流泪了,自己也不知道这眼泪究竟包含了什么,“还好吗?”“恩。你呢?”“还好。”接下来便是沉默,那五年来,所有的一切,也在这沉默中烟消云散,所有的思念,努力,艰辛,痛苦,以及重重的困难,都已不复存在。   静和鑫通了视频,看到屏幕里那微微发胖的脸,齐肩的短发。鑫知道,静变了,彻底的变了。“你变了,”“恩。五年了,五年发生的事太多了,我变了。”静淡淡的回答。   鑫看了静的照片。静和另一个男孩的亲密使他些许吃醋,但又很快释然了,自己有了丫头,为什么不许静有男友?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面容,他的心刺痛了。   第二天,鑫打开QQ,有一条未读消息,是静:睡了吗?我失眠了,鑫习惯地摇摇头,“像我一样,起早贪黑的写作业,绝不会失眠。”“呵呵!我都不上学了,哪有什么作业?”蓦地,他的心狠狠地刺痛了,他不知道原因,只知道,很疼很疼,他问自己,真的找到静了吗?又或许,她已经变成另一个人了,鑫瘫坐在椅子上,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就是那种努力去争取什么,可辛苦的争取到了却发现是一场空,那种绝望、无奈、心酸、迷茫、无助,还有后悔,对!还有后悔,鑫后悔了,后悔找到了她。那样,那个真正的静,那个五年前的静,就会一直在鑫的心中,即使会慢慢淡去,但那个人,那段情,会是美好的,起码,在夜深人静时,他会猛然想到,还有一个人,在远方……   “走了之后,我找过你,也想过你。”“因为你,我把头发剪了,现在还没长起来。”面对静的话,鑫只是简单的应付着。他那个本应该激动的心,却被震惊,无奈,以及后悔所占领。“如果我不走,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鑫的身体颤了一下。如果不走,会在一起。她是静,现在找到她了,为什么不能再续前缘?我喜欢她,从五年前就喜欢,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   那天晚上,丫头看出了鑫的反常,鑫告诉了丫头自己和静的事,鑫说了一夜,仿佛还在回味,回味那五年的欢乐。   丫头哭了,悄悄地,哭了一夜,鑫却沉浸在喜悦中,毫无察觉。   第三天,鑫接到了丫头的电话,“鑫,分手吧。你爱的是她。”丫头那因抽泣一夜而略显沙哑的嗓音通过话筒传到鑫的耳朵里。“五年了,你找了他五年,五年真的不短,那么久都没有忘记,你对他的情真的很深。分手吧,你去找她,和她在一起,你们会幸福的。知道吗?不是对我们这份情看的不重,而是真的爱你。”丫头又哭了。“丫头,不是你想的那样,五年已过,我和她不会在一起,我对她不会与感情了。”是吗?真的没感情吗?真的只爱丫头一个人吗?鑫无奈的摇摇头,或许,如何取舍,自己也不清楚了。鑫失眠了,和静的往事又一次涌入脑海。   第四天,鑫和静又在QQ上相遇:“昨天我失眠了,我想了好多。我们一起玩,一起闹,你给我的贺卡,想到了和你一起滑冰,你送我的东西,我全部保留。”“……”“如果能回到五年前,你会回去吗?”静没有犹豫,“会!”“可你真的能放下他吗?现在你爱的那个人。”“……”“和他几年了?”“两。”“两年,你认为你们能走到最后嘛?”鑫试探着问。“不聊了,我老公急眼了,你不用回了。”看着那突然变灰的头像,他的心猛然一缩,他想到了什么,无力的摇摇头,“哎……”那一夜,鑫没睡,坐在阳台上,就是静走那天他做的位置,把与静有关的东西拿了出来,看了又看,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第五天。   鑫依旧收到了静发来的消息。鑫吐出一口浊气,一下一下敲出了几个字:忘了我吧!   静沉默了几秒:“为什么?”“因为你变了。”“呵!五年了,五年!你知道吗?我过的都不是人的生活。我是变了!”“我后悔找到你了,看你现在颓废的样子我心疼了!如果没找到你,你那纯洁可爱的样子永远会在我心中,那是真正的静!”“为什么这样对我?我伤心了。”“我是为了你,现在,你,我,都有了自己的生活。的确,我喜欢过你,是我懦弱,我没有说出口,好!现在我补偿你:我喜欢你!我想继续追求你,可我不能那样做,那样只会破坏你的生活。你也不会为了我而放弃他。五年了,发生太多了,我们都变了,忘了我吧,好好去爱他,不要因为我而破坏你们的感情。上天已注定。我们不会有结果!忘了我吧!你会懂的!”   鑫抹了一把眼中的泪花,强忍着心中的酸楚,对着那正在跳动的头像按下删除键。他没有停下,他怕停下后自己会心软,他拿起身边那鼓鼓的背包,冷漠地扔向楼下的垃圾桶,那包里装了很多东西,包括一张贺卡和一个断了角的玩具……   鑫坐在那熟悉的阳台上,那熟悉的地方,眼睛看着对面那紧闭着的熟悉的窗户,这是多么的凄凉。   “我们是一对平行线,也许曾经有着同一个位置的起点,但永远没有交集。静,忘了我吧!”   鑫拿起电话:“丫头,我爱你,真的!只爱你……”

上海闵行区租房 https://sh.c21.com.cn/zufang/minxing/pg1
  • 我的三个女朋友
    ? ? ? ?认识这三个女人是在一个夏季。酉翎、谭芳、曾怡三个很好听的名字。   那时的...
    我的三个女朋友
  • 一张流泪的讨债单
      一位朋友在一家外企做会计。公司的贸易业务很忙,节奏也很紧张,往往是上午对方的...
    一张流泪的讨债单
  • 女鬼小漫
    “听说乔家阿姨疯了。” “可不是嘛,据说是死不瞑目,回来报仇的。”这事还要从乔先生...
    女鬼小漫
  • 奇人老郜
    我居住的院子里有个邻居叫老郜,今年70岁了。老郜患了老年痴呆症,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奇人老郜
忆笙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