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顾浅顾西年《南风也曾入我怀》by阮宝在线章节阅读

2021-10-13 13:09:53
南风也曾入我怀第78章 顾浅发烧了

余萱有些莫名,“浅浅,你没事吧?”

顾浅眼里氲着水雾,面色略带潮红看着顾西年。

好似经历了一番惊涛骇浪,顾浅眼里带着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嘴唇轻颤,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跟顾西年说。

感觉到顾浅的异常,顾西年用手探了探顾浅的额头,一片滚烫。

“顾浅,你发烧了?”

顾浅将头靠近顾西年怀里,汲取他怀里的温暖,“顾西年,我冷……”

顾西年

顾西年裹紧了顾浅身上的外套,将她横抱起,对身后的余萱说,“余萱,你先回宴会上吧,顾浅发烧了,我必须带她回家。”

“我也一起回去照顾顾浅吧。”余萱有些担心顾浅,估计是在这椅子上睡觉受了寒导致的发烧。

“不用,我可以照顾她,你替我和孙泽时说一声我们先走了。”顾西年考虑周全,这个宴会是孙泽时邀请他们来的,他们就这样一走了之,于孙泽时来说情面上过不太去,所以需要余萱留下来和他解释一下。

余萱也懂这些人情世故,点点头,“好的,那麻烦顾总替我照顾好顾浅。”

顾浅一路迷迷糊糊喊冷,顾西年甚至在车上开了热空调替她取暖。

到家的时候,阿远和绵绵在自己家乖乖画画,没想到自家妈妈又是迷迷糊糊地回来。

隐约还记得上次喝醉昏迷的妈妈……

“爸爸,妈妈又喝醉了吗?”

“她发烧了。”顾西年小心翼翼地把顾浅放到床上,把棉被盖好。

顾浅裹紧了盖好的棉被,她一直觉得好冷,浑身无力。

“为什么妈妈又会发烧了?”阿远带着有些质问的语气,为什么自己的妈妈每次出去不是喝醉就是生病着回家。

“一时高兴吹了下冷风。”顾西年摸了摸阿远的脑袋,表示‘与我无关,是你的妈妈太闹了\\’。

“家里的退烧贴放哪了?”

阿远二话不说,拿了好几张回来递给顾西年。

“哥哥,这不是我们用的儿童退烧贴嘛,妈妈已经是大人了,能用吗?”

“应该可以吧……”阿远有些不确定,看向顾西年眼神询问。

“嗯,可以的。”顾西年说话间已经帮顾浅的额头贴上退烧贴。

“你们去玩吧,我来照顾她。”随后他迈着长腿,走去了厨房,一阵叮叮当当。

期间,顾西年拨通了白策的电话。

白策好不容易有个顾总出去约会能够闲下来的周末,不料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大大的顾总两个字,打断了他的悠闲梦。

“顾、顾总,请问您有什么吩咐?”白策哪敢懈怠,分分钟接起了电话。

“白策,你帮我查一下金顺花园X幢1单元有出售的房子吗?”

白策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个小区的名字格外耳熟,突然灵光一现,这不是未来的顾少夫人的住所嘛!顾总问这个是要干嘛,难道要替顾少夫人买一套房子吗?那也不该买那么偏啊……

“顾总,您这是?”

“最好是八楼上下,我要买。”

白策的脑袋瓜飞速旋转,难道说这八楼住的是顾小姐?顾总那豪华江景房不要住了吗,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住所啊。

“好的,我马上帮您去查。”

“嗯,还有联系一下这个单元802室的房东,条件谈妥了也买下来。”

“好的顾总!”为了尽快证实自己的想法,白策在顾西年挂了电话的第一时间开始着手查了,他第一次觉得加班是如此让人愉悦,充满了干劲。

暖黄的灯光下,是顾西年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绵绵闻着香味寻了过来,“爸爸你在做什么啊,好香!”

大大的眼睛,笑起来的梨涡,小小版的顾浅无疑。

顾西年对这种软萌的小萝莉抵抗力为零,特别耐心地回答绵绵。

“在煮姜汤,你们妈妈受了寒,喝一点会舒服许多。今天宴会上她也没有吃什么,还煮了鸡蛋面,你要吃吗?”

“绵绵吃是想吃的,但是爸爸给妈妈煮的分量够吗,万一绵绵吃了就没多少剩下啦!”

“妹妹你在余阿婆家晚饭没吃饱嘛,又要吃夜宵了。”阿远以后绝对是绵绵减肥道路上的监督者,存在感非常强。

顾西年眼含暖意,“没关系,煮了很多,绵绵够吃的,阿远也吃一点吧。”

“太好了!平时妈妈基本不准我们吃宵夜的呢,她说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但是绵绵就吃这么一次肯定没什么关系!”

为了防止顾浅知道后怪她,绵绵还拉上了阿远,“哥哥,你也吃嘛,尝尝爸爸做的鸡蛋面。”

“好吧。”阿远带着傲娇的小表情,慢吞吞挪到了餐桌旁。

顾浅本就迷迷糊糊睡得不深,被房间外面悉悉索索的对话吵醒了,原来已经从宴会上回来了啊。

顾西年他还在……

一个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姜汤。

顾浅不知道该怎样形容内心这种感觉,今天被慕欣柔一激,所有的情绪都好像被放大了。

她很庆幸,顾西年还能在她身边。

又非常懊悔曾经的离开,以及这几年与顾西年毫无联系,只怕他这五年来过的并不比她好受。

突然间鼻子酸涩,原本就水汪汪的眼睛,此刻的泪珠从娇美的脸庞滑落。

“怎么了?是不是还是冷得难受?”顾西年却不知顾浅的心理活动,只以为她应该因为生病而难受落泪。

顾浅委屈的瘪瘪嘴,摇了摇头,露出了梨涡。

顾西年更不解了,生病了又哭又笑的,难道病傻了吗?

他拿掉顾浅额头的退烧贴,摸了摸,又拿温度计往她耳朵里测了测,还是有点烧。

“快把姜汤喝了。”

“你亲自煮的吗?”顾浅嗓子微微有些沙哑。

“嗯,姜汤驱寒最好了,喝了会舒服点。”

顾浅用力地点了点头,正要拿起碗来自己喝,没想到顾西年先她一步拿起床头柜上的姜汤,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生怕烫到顾浅。

顾浅因为他的这个举动,眼泪更加止不住地流。


谋事会员 www.moushikeji.com
忆笙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