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价前妻离婚无效小说书名

2020-11-21 19:42:28

木清竹 阮瀚宇小说名字叫做《》,这里提供天价前妻离婚无效小说最新章节,剧情精彩,强势推荐。天价前妻,离婚无效小说精选:木清竹逃也似的回到了办公室,关上里侧套房卫生间的门,靠在门框上,长长地呼着气。她看到镜中的自己神情慌乱,面色绯红,胸中犹如闯进了只小兔般呯呯乱跳,不由气恼不已。木清竹啊木清竹,你做错了什么事吗?凭什么要这样心慌意乱的?你这不是正好给阮瀚宇那个混蛋看笑话吗?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天价前妻,离婚无效》精选:

第二十三章意乱情迷

木清竹逃也似的回到了办公室,关上里侧套房卫生间的门,靠在门框上,长长地呼着气。

她看到镜中的自己神情慌乱,面色绯红,胸中犹如闯进了只小兔般呯呯乱跳,不由气恼不已。

木清竹啊木清竹,你做错了什么事吗?凭什么要这样心慌意乱的?你这不是正好给阮瀚宇那个混蛋看笑话吗?

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那个家伙一个嘲笑的眼神就能让你如此失去分寸,手忙脚乱,那你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下去?

深吸了口气,甩了甩头,朝着卧室走来,随意仰躺在宽大的软床上。

天花板上的吊灯,彩蝶飞舞,不时幻化出各种形状,打底的装饰却是碧云蓝天般的云板,木清竹睁着眼睛,望着‘彩蝶\\’在蓝天白云上嬉戏,不由出神起来。

“哼,”有魔鬼般冷哼的声音夹着不屑的嘲笑传进了木清竹的耳中。

她惊得翻身坐起来。

阮瀚宇那家伙正站在套房门前,脸颊潮红,似被红酒染色过,他满脸讥笑,戏谑地望着她。

“你是怎么进来的?”木清竹惊讶无比,迅速拿过床上的枕头抱紧在怀,大声质问道,明明刚才进睡房时关上了房门,还刻意反锁了!他怎么能进来呢?

阮瀚宇扬着手中的钥匙,不无好笑,“这是我的公司,我当然有钥匙了,我想进哪间房,谁能管得着呢?”

他无赖似的痞痞一笑,慢慢走近来。

“你想干什么?”木清竹往后挪了挪,满脸警惕。

阮瀚宇邪魅的一笑,俯视过来,望着木清竹的眼睛,轻扬着手中一张金光闪闪的银行卡,讥讽地一笑,“这个又是你卖身的钱吗?”

“啊!”木清竹乍然变色,心中大惊,原来她慌乱中竟忘了拿景成瑞给她的奖金了,这下可好,不知怎么就被阮瀚宇拿到手了,这不正好又给他找到嘲讽她的机会了么。

“拿来。”她腾地跃起来,伸手就要去夺。

阮瀚宇稍一抬手,木清竹扑了个空,摔趴在床上。

“你想怎样?”木清竹恼怒地瞪向他,目光似剪子般绞着他,恨不得把他凌迟了。

不可理喻,这个男人不可理喻!木清竹感觉要被他气得五脏出血了!

他的俊容突然压过来,定格在她面前,白哲的五指,轻轻勾起她的颌尖,动作看似温柔,实则眸瞳藏刀,他薄唇抿合后,露出笑意森然。

“说,你卖了多少钱?你就那么需要钱吗?”

他阴冷的眼神,直视着她,似乎要把她看透,手却越来越收紧直到握住了她的下巴。

好歹也做过他的妻子,他阮瀚宇的女人会穷到要靠出卖色相过日子吗?

明明才刚刚赔偿了她一大笔钱!

阮瀚宇心中是雷霆愤怒,眼里的光慎人!

下巴痛得似要脱臼般,木清竹心中发冷,猛地打掉他的手,脸色陡然升得绯红,秀水一样的眉陇向眉心,“阮瀚宇,你太过份了,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无权干涉我,凭什么要这样污辱我。”

“污辱?”阮瀚宇俊眉一挑,满脸嘲笑,“你失望了吧!你喜欢的男人原来有了心爱的女人,你,不过是人家的玩物而已,如果我说得没错,现在的你应该是恼羞成怒,气没地方撒,对不对?别这样看着我,我不过是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而已。”

“你混蛋。”

木清竹咬牙切齿,伤心失望透顶,他们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亏自己还一直深爱着他!

她真的是践!

践到被他再三羞辱,却还在心里对他抱着一丝幻想。

她眼圈泛红,冷冷地望着他,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阮瀚宇,算我瞎了眼认识了你。”

哼!阮瀚宇冷冷一笑,不为所动。

阴谋被他揭穿,还一付受尽委屈的样子,装给谁看呢?

他长臂如钳,堪堪将她困住,猛地一拽,把她拖到软绒的床靠上,让她无法动弹,抬腿跨过去,压制着她,眼中腥红狠戾,狠狠道,“女人,你想要多少钱,卖给我,我满足你。”

他的大掌开始撕扯,木清竹眼露惊恐,奋力反抗着。

身下女人的挣扎使得他体内炙热接朣而来。

他想他肯定是疯了,一定被她气疯了!否则怎么会失心疯了般,全然没有了理智。

这个该死的女人,自从她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起,他的生活就完全乱套了,再也没有了以往的从容淡定,指挥自若,每天思绪一团糟,心中烦乱。

此时的他只想按住她,发泄!

“阮瀚宇,放开我。”他的兽性毕露真的吓到木清竹了。

她的尊严与底线不容侵犯,双手狠命的撕扯着他,手心昨晚包扎的伤口又开裂了,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阮瀚宇,你是个无赖,流氓,骨子里的流氓,只会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我要告你。”木清竹扯着嗓子大骂。

“我就是欺负你怎样?你想告我!去告吧!”阮瀚宇疯了,一把撕开布料,伸手就拑住了她挥舞的双手反过来按在头顶,炙热的唇咬住了她的唇开始疯狂掠夺。

眼泪从木清竹眼中流了出来,她用尽力气拼着命喊道:“阮瀚宇,你这样子对得起乔安柔吗?别忘了,你们马上要结婚了。”

阮瀚宇的身子猛地一僵,木清竹的话把他从疯狂中唤醒了过来,他呆了呆,木清竹趁机推开了他,爬下了床。

掌心的纱布已经被流出的血液染红了,她蹲在地下,握着手,痛哭出声来。

阮瀚宇脸色略白,“再次警告你,好好呆在我公司上班,不要再去招惹那些男人,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很久后,阮瀚宇站了起来,忍住内心的欲火,把金卡狠狠摔在床上,暴唳地说道。

“你凭什么限制我?景成瑞是我的哥哥,他帮过我,我们之间是清白的。”木清竹抬起泪眼,双眼泛红,据理力争。

“哥哥。”阮瀚宇不由讥笑起来,“你当我是傻子,一个男人能对异性妺妺做到这般地步,还会无故给你钱?”

“那钱不是他给我的,是他公司给我的报酬,我设计的汽车应该得到的报酬,我凭什么不能要?”木清竹咬着嘴唇,大声辩解,眼里盈满的泪如断线的珠子,双肩激动得剧烈发抖。

阮瀚宇呆了呆!

木清竹握着掌心流血的伤口,痛哭不已,她含泪厉声喝道:“阮瀚宇,你给我滚,再也不要看到你。”

她苍白的小脸被痛苦和绝望笼罩着,浑身抖动,以往灵秀的双眉皱成了一团,手心里的纱布血红刺眼。

阮瀚宇后退了一步,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

他怔怔地望着她,不知所措。

“滚,给我滚。”木清竹厉声朝他吼叫,小脸上满是愤怒。

阮瀚宇恍如身陷在迷雾的悬崖底部,再也找不到一丁点方向,他后退一步后,扭身落荒而逃。

他冲进办公室,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心乱如麻,脑海中全是木清竹泪流满面,苍白的小脸。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他什么时候会变得这样失心疯般。

冲进里面的套房浴室内,打开水笼头,冰凉的冷水从头浇落下来,浑身的躁热渐渐冷却,意识也渐渐恢复,只是清醒后的他心中更加烦乱!

为什么每次见到这个女人,总会情难自禁!

他觉得自己已经像离弦的箭,根本没法停下来,体内的欲望更像是被禁锢了千年才解禁般,汹涌澎湃。

或许,他真的错了,不应该请她回来上班的!

理不清剪还乱,眸中的光暗沉如深渊!

他在等连城回来!

木清竹捧着流血的手心,蹲在床前哭泣着,她用力按着掌心,让彻骨的痛一阵阵袭过心头。

坚持,或许用不了多久,一切都会解脱了!

她要坚持下来!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木清竹咬紧牙关,吞没了眼泪。

“Alice小姐,阮总说您手伤复发了,让我送来了止血药膏和纱布。”柳特助走了进来,瞧着木清竹手中的一片红色,脸上闪过丝惊讶,又看着她衣衫不整的模样,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拿起她的手细心的瞧着,就要给她解开纱布上药。

“不用了,我没事的,血已经止住了。”木清竹淡淡开口,拿过她手中的止血药膏“叭”的一声丢进了垃圾袋。

“这个……”柳特助尴尬一笑,脸有难色,只得汕汕地说道,“既然没事,那就好,我先走了。”

木清竹点点头,柳特助摇头叹息一声,退了下去。

她拿过纱布又在手上缠了一层,直到手心被一层厚厚的白纱布包围着,看不到一点血色,这才躺在床上睡过去。

下午三点。

88层会议中心。

宽大的液晶屏正在播放着阮氏集团高层设计师经过几昼夜赶制出来的汽车模型图。

阮氏的新闻发布会举办在即,阮瀚宇相当重视,这几日阮氏集团所有的高管下到全体职员全都行动起来。

为了这场晚会,阮瀚宇几乎耗尽了心血,凡事亲力亲为。

只有旗下的产业走向全球,才能赢来更大的生存空间,这可是阮氏集团转型的关健时机。

为了在全球抢占先机,独占鳌头,他特意设计了这些国内首屈一指的新款的豪车,想借着公益事业的契机邀请了全球所有的巨富商贾,如果能得到他们的青睐,签约成功,将会成为海外事业的一个最有力的突破口。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景顺集团想要压制他,那是没戏了!

只要这样下去,阮氏集团将会稳占全球市场,景顺集团在豪车发展方面将会略逊一畴。


信用卡怎么借钱 https://w.webank.com/
忆笙生活网